2009-01-01

去年五月的那次打击,让我一度仓皇失措。
一直都在傻傻的问自己,
为什么那么多年的感情,那么多的痛苦和磨难,那么多的承诺和憧憬,
最终炼成的竟然是一道汩汩淌血的伤痕。
自问不是一个随便的人,
却真切的体会到了随便这个恶心的词汇带来的伤害。
曾经苦苦地追寻一个答案,为什么看似光明的前景竟是隔着透明的墙壁,
总是能够看得到那永远也无法触摸到的希望。

五月之后的数个月内,都混沌地过着,
丧失了对任何人的基本的信任,
丧失了笃信爱情的能力,
丧失了与人沟通的欲望,
丧失了表达内心的冲动。

把自己锁起来,并不是为了躲避痛苦,
而是为了不再去伤害别人,爱着我的那些我应该去珍惜的人。
看着你们因为我而心痛,我会更加恨自己和那个带来这一切的人。

出国了,应该就能忘掉了吧。
带着仅存的一点重新开始的勇气,我乘上了直达悉尼的飞机。
不要带着恨,要带着希望。
我就是这么一直告诫着自己,支撑着自己,走过了那样恶心的三个月。

8月9日,星期六。
我们相遇的第一天,是一顿buffet。
小小的你,说起话来却让人乍感老成,
天一句地一句的交谈下来,也算是认识了。
接下来的一周,是我经历过的最紧凑,最感性化的7天。
我们会Q到天亮,然后互道晚安;
会打球到凌晨却丝毫没有回家的念头;
会半夜在电脑前手脚冰冷却依然感到温暖;
我不知道是怎样的情绪使我们开始互吐心声,
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们会有莫名奇妙的默契,
我也渐渐开始重新信任一个人,
只因为你的一句:我不是她。

绕过了半个地球,才重新遇到这么一个有默契且让我安心的人。
那条“我们在一起吧”的短信显示出来的时候,
我在Coles里失控地跳了起来。
这一次,不知道自己的对错,也无暇顾及后果,
只是本能地想抓住。

Monie,一个和我弟弟一样年纪的女生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活。

短短一周的时间,我不敢说自己能够多全面地了解一个人,
也不敢说自己真的有多理智地去考虑过生活中现实的问题。
我甚至都不知道在简单的牵手之后,我们要怎么走下去。
我只是莫名的感觉到,我们会一起去面对将要到来的一切。

她有时会脾气不好,我们常常冷战,
我会让着她,不在她发脾气时去和她争论。
我会没心没肺地乱说一些承诺,然后忘得一干二净,
她会忍在心里,在适当的时候提点我。
我们都喜欢做饭,却都不喜欢洗碗,
她会任由碗筷躺在池子里,我会默默地洗刷干净。
我不会每天都记得收拾要洗的衣服,
她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塞进洗衣机并取出收好。

我们性格不合,却会忍让;
我们习惯不同,却会适应;
我们惰性很多,却会互补;
我们脾气都坏,却会体谅;
我们经历坎坷,惺惺相惜。

四个多月的生活下来,我们除了吵架还是吵架,
却没有越吵越生疏,而是在试探中缓缓地前进,
逐渐开始珍惜对方,开始习惯彼此存在于对方的生活里。

如果爱,请深爱。
一句逆潮流而行的话,带给我们的却是别样的感动。
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多认真地去爱一个人,
但是我真的不想失去信任和爱的能力。
考虑过了很久,不管有多难,
我还是决定好好去珍惜每一个人。

随便,伤害了我,我却不想再用它去伤害别人。

Monie说过,她总是没有安全感。
好吧,我新年最大的目标就是让她能够毫无顾忌地happy地去生活:)

 

Tag:
2008-08-31

-----题目系借用,出自Mary的一篇博文:)

7月21号,飞机顺利降落,我安全到达悉尼~
上午就直接搬进这个一直住到现在的house,

其实还蛮喜欢的,谢谢曾芳咯。
屋子前后都有yard,草地修剪的还算整齐,
有阳光的时候我喜欢站在back yard,
被刺痛的阳光包围着,我会闭上眼睛抬起头。

一切安顿妥当后,新的生活就算开始了~

饭多半是自己在做,家常小菜,还算可口。
火车是每天都要坐的,一直很惊异于悉尼发达的火车系统,
准时,方便,舒服~
除非peak hour,上座率基本不会超过两成,
背包放在身边座位,双腿交叉,放在对面:)
每天累计要这么呆上将近四个小时,
哪天不坐了,可能会不习惯哦~呵呵

到达后,第三周开始上班,在Pierlite做Casual Officer,
主要负责Container Recieving Inspection。
周薪制,cover掉所有日常所需,还会有小积蓄。
感谢Michael,叔叔,Amy,Charlie。
我很知足:)

第二周开始,不再随身携带地图,
第三周开始,买东西不再在心里乘以7,
我开始适应,开始喜欢这里。
虽然在central,redfern等等地方,
晚上会时常有打劫,发酒疯,打架等不和谐的因素。
只要规避掉,这里相对还是很安全的。
anyway,晚上不要落单就好:)

基于当地货币的物价水平,这边要比国内消费低很多。
国内一个月拿3k的工资,基本生活都会比较困难,
这边一个月拿3k的工资,基本可以活的很有质量。

来了之后,碰到很多喜欢的事情。
bus停靠的时候,车的左侧会整个降低到马路牙的高度;
行车的时候,司机会举起手向每一辆pass的bus致意;
路口的时候,车子会让行人,即使路人站住,司机也会挥手示意路人先走;
斑马线上更是行人优先,绝无例外。

刚来,觉得自己像个baby,一切都重头开始。
就连买车票这样的小事,也要怯生生的询问多次。
买东西的时候更是找了又找,看了又看,
心里标准的程序是先算汇率,然后回想国内价格,
比对之后得出划算与否...
很多用的东西都很有感觉,虽然价格远高于国内,
但还是总会有买下来的冲动。
付钱之前都先会在心里默默练习要说的话,
虽然后面站队的人都会很客气的说take it easy,
但还是常常会因为耽误后面的长队而尴尬的满脸通红。
包里时刻带着地图,生怕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迷路掉。

现在不会了~
一切都开始好起来:)

要开始好好生活了,
会有自己的计划,有自己想做的事情,攒钱想买的东西,
会开始想起要锻炼身体,要有时间在家里穿宽松的衣服走来走去,
要做自己喜欢吃的饭菜,
要和朋友们去bar喝点小酒,去打桌球,
要自己去harbour散步,
要找时间出去逛,买到自己喜欢的觉得舒服的衣服,
要开始为了自己生活。

去到了Opera House,

  

去到了Royal Garden,


还没有去过beach,final后一定要去一下~

嗯,
过自己的生活,要顺心一点,舒心一点:)

Tag:
2008-05-19

也许,有些事情不发生,
我会永远都那么心甘情愿地让自己傻傻的,
不让生活和现实的残酷去触碰心里那软软的部分。
我不是什么都不懂,也不是什么都不介意。
我的承受和接受能力也是有限的。
我不是傻子,真的。
所以,请不要把我想象成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。

之前,无数次地为自己一把年纪了还仍然笃信爱情而自豪。
其实我不是真的能够就那样顶住现实的压力,
让自己去无条件地像个傻子一样地去高喊爱情高于现实。
我也明白脑子里叫做想象的东西并不能弥补距离的差距。
可我真的尽力去让感情里的两个人感到那份维系了。
所以,如果感情说它要离开我,我会觉得不公平。
不是明明说好的么,一起努力...

什么都好说,因为什么都不重要。
但如果我说了,要一个理由,
那不是我看不开,而是失去了重要的东西,
所以,至少要给自己个交代。
结果,这都没有得到。
我都忍不住想问问自己,
那么在乎,到底是为了什么...
感情,到此为止。

正好出差,不算长也不算短的十天。
结果就集中地发生了那么多事情。
让我措手不及~~~
很多朋友都开始感叹生命的渺小和脆弱。
大家都说,活着,再苦都要好好活下去。
曾几何时,躺在病床上绝望的我也这么告诫自己...

交了新朋友:)也许这是半个月以来唯一算的上好的事情了。
你们在我最难受的时候陪着我喝鸡汤哦~感动呢~~~
不管是怎么相识,也不管以后各自会有怎么样的艰难。
就让我们一起走下去吧。

一直以来,身边的朋友,算算真的还不少。
你们说,喜欢和我在一起,谢谢你们。
当我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困难,
都会有你们在我身边支撑着我。
除了父母,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。

可是,在我一直以来的观念里,总是把感情放在前面。
忽略了很多事情和关心我的朋友们。
对不起哦~我真的没有好好对待你们。
现在我才渐渐明白,对于很多东西,永恒只是瞎扯。
没有什么会因为你的坚持而为你停留。
应该做的,是去珍惜身边还可以珍惜的东西,
不要直到它们逝去,才开始后悔。

猛女在我昨天很down的时候,发来短信说,
“我们在喝鸡汤,给你留了位置。
  今天我坐旁边,以后轮流坐。”
呵,你们不会知道~~~
隔着五百公里,我的泪水就下来了...
然后,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。

遇到你们,我很开心:)

Tag:
2008-03-03

百川终入海,
也不知道海看着朝自己涌过来的百川是什么感受。
脑筋从来都喜欢纠缠没有答案的问题,
应该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答案吧:)

在数不清的日子里想着,
下一次作文,会敲些什么呢?
突然发现,想也变成了习惯。
恶心了~~~

一个又一个朋友的blog失去功能。
让我很是不舒服。
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人就不能活的纯粹一点,
为什么要那么在意跟自己不相关的东西。
别人的事情,别人的感受,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苦苦纠缠。
以前我喜欢对自己不待见的东西说,
别人的事情我没有兴趣。
然后,朋友对我说,任性是伤人的。
我当时就傻不啦叽地听话了...
对着所有我觉得不该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事情,
从来都只有一个态度,滚蛋。
来自我的安慰,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。
你们要记住。

总会有些惊奇的际遇。
嗯,我也碰到过的~~~
比方说当我听说初三时的好友被自己同学杀死在山里。
那时开始,我不再觉得世界上有什么是清净的。
又比方说今天早上打开电脑知道朋友的妹妹坠下高楼。
...心里闷闷的。
不谈责任,不说道理,不述亲情。
什么都不要让我联想起,
不然,我会跟自己过不去的。

有朋友在痛苦地找着工作,
有朋友在幸福地谈着恋爱,
有朋友在静静地忍受孤独,
有朋友在默默地等待爆发...

最近没有看片,很不像我,
最近也没有订计划,简直都不是我了。
我还将继续仙下去~
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够变成什么样子。

大家都要回学校考专八了。
呵~专八事小,聚会事大啊~~~
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节目。
会不会也像我们在学校抱怨时看到的那一群一群
穿毕业周年纪念衫的学长们。
唉~~~~
到时候大家一定也会和学弟学妹们互相投去羡慕的目光
围城咯~~~

昨天半夜鼻子突然喷血了...
唉,我更新日志的概率居然低于喷鼻血的。
想起这个,我都笑了~~~

算了,明天开始,每日一博。

就这么定了。

Tag:
2007-09-06

有日子没写了
瞎忙是一方面,更多的是静不下心来。
论文,分别,新环境...
一拨一拨压过来
还没来得及回忆,现在就变成了回忆。

毕业前就开始,想写点什么给我的这四年。
想了很久,思绪也不断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打断,
总也拾不起来。

前些天的一场大雨,困在宾馆。
突然就安静下来。
于是开始回忆,开始痛苦,开始把脑细胞变成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有感于宁海

Tag:

共7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最后一页